奇光散人从巨岩边过

时间:2020-06-05 00:20 点击:111
外面的雪槐一颗心几乎要爆炸开来,却知道犹豫不得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荷叶道人一旦开了口,以他身份,绝不能反悔,更不犹豫,猛地里仰天狂笑,大踏步便跨进殿中,叫道:“好笑啊好笑,世上竟有这样骗老婆的,而这满殿的高人,竟没一个人能看得出来。”这一天雪槐都跟在碧青莲待从背后,也就没人再注意他,再想不到他会在这时候冒出来,法一几个立时沉下脸去,不及喝叱,二柱子却先转过身来,看了雪槐道:“你说我是骗子?岂有此理。”他心直口快,说这番话时根本没看清人,话说完也把雪槐看清了,可又叫了起来:“不对,你是什么怪物?你的脸呢?”绕到雪槐背后一看,大叫奇怪:“怪了怪了,世上竟有你这样的人,脸竟然是生在背后的,喂,你的脸怎么会生在背后啊?”这等憨人,这会儿竟问起这个来了,但雪槐却暗暗高兴,只要能岔开议婚的话头就好,当下冷笑一声,道:“因为世间骗子疯子傻瓜白痴太多了,他们有脸见人,我却没脸见他们,所以生之前就让我娘把我的脸生在了背后。”“原来如此,大哥还真是个有主意的人,我娘生我的时候我还在睡觉呢,一点主意也没出,说生就生了。”二柱子连连点头,似乎对雪槐能在娘肚子里拿主意十分羡慕,他这副样子,其他人哭笑不得,镜空师太却哈哈大笑,叫道:“小子哎,那你今生就要记个乖,来生转世,出娘胎之前可千万别再睡着了,好拿主意啊。”“这话有理。”二柱子点点头,向镜空师太一拱手,道:“多谢师太提醒,你是好人呢。”这会儿便是法一等也忍不住了,纷纷摇头,九叶笑骂道:“这傻小子,还真憨到家了。”二柱子这时却想起了什么,猛瞪眼看向雪槐道:“大哥,你刚才好象说我是骗子,你说清楚,我哪里骗人了。”雪槐进殿时,只是要阻住荷叶道人的话头,脑子里其实没想那么多,但这会儿却有了主意,道:“不是骗人?好,我来问你,刚才你说你师父能请人来破一气三摧四阵是不是?”“没错。”二柱子点头。“这就是骗子最常用的手法。”雪槐猛地击掌:“你师父其实半点真本事没有,更不认识什么有真本事的道友,却故意拿这等虚无缥渺的话头来诱人上钩,这在骗术里叫做放长线吊大鱼,挂羊头卖狗肉。”“不是的。”二柱子急得胀红好脸,叫道:“我师父确实有破阵的真本事的,他也真的请得到破阵的人。”“是吗?”雪槐却只是冷笑。二柱子是憨人,急得差得要拿头去撞柱子,却猛地开窍,叫道:“对了,我有证明的,我背了师父的七宝奇光剑来,此剑一出,奇光万道,黑风邪道的本是以黑风蒙人之眼,就中取事,但我这剑一出,不但能照彻黑风,而且奇光还能射得黑风道人睁不得眼,只能束手就缚,你不信,我现在就和你去破黑风阵,你亲眼见着,可就信了。”说着便要往殿外走。雪槐当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,七宝奇光剑必能破黑风道人的摧天黑风阵,真要一试,那就糟了,脑子急转,猛叫道:“不必那么麻烦,要试,就在这里试好了。”“这里怎么试?”二柱子不明白。“怎么不能试?”雪槐叫:“你不是说你那剑一出,别人就睁不得眼吗,那你就拨剑出来,看我睁不睁得眼,我睁得眼,黑风道人也睁得眼,我若睁不得眼,黑风道人自也一样,我便信你了。”“这话对头。”二柱子点头,一昂头道:“那就在这里试一试,我必要让你相信,我不是骗子。”说着瞟一眼碧青莲,脸上不由自主又是一红,最后那句话,自是说给碧青莲听的。雪槐心中冷笑,道:“来吧,不必废话。”二柱子反手握住剑柄,却看向殿上众人,道:“我师父这剑一出,有七宝奇光,此光极为凌厉,人眼绝不能睁,若睁眼直视,便会被奇光所伤,强要看时,眼睛便会被射瞎,所以请各位掌教大师注意。”“不要空言吓唬人了。”雪槐冷笑:“我可以肯定的说,我一定能在你的什么七彩奇光中大睁着眼睛。”“那你就试试。”二柱子胀红了脸:“但瞎了眼睛莫要怪我就是。”“等等。”法一猛地扬手,看向雪槐,道:“你说你能睁眼,得有个证据,免得完了你明明闭着眼睛却说是睁着。”他这明摆着是帮着二柱子,雪槐勃然大怒,口中却冷笑一声,道:“有理,这样好了,二柱子,你出剑后全力攻我,绝不要留手,我能睁眼,自能避开你剑招,若避不开死在你剑下,那你这七彩奇光就是个真的,我也死而无怨。”说着转头看向法一,道:“法一和尚,便请你做个见证。”他恼了法一,言语中再无半分敬意,法一大怒,冷笑道:“好,我会看着。”碧青莲一直担心的看着雪槐,这时法一动怒,情势越来越僵,猛地叫道:“反脸人,不可冒险。”“主人不必担心。”雪槐昂头扫一眼法一几个,叫道:“反脸人虽反生着脸,却最是记恩,小姐即是我主人,则反脸人活着一日,就绝不容天下任何人欺负于你,尤其是那些狗肉油蒙了心的光头。”他这话是直指撞天僧了,撞天僧脸一沉,法一暴叫一声:“大胆。”镜空师太却猛地叫道:“血性护主,好。”雪槐向镜空师太一抱拳:“多谢师太。”转头看向二柱子,叫道:“拨剑。”“小心了。”二柱子猛一下拨出了背后七宝奇光剑,剑一出鞘,立时迸出七道奇光,刹时间整个大殿一片雪白,雪槐两眼虽给头巾罩着,上面还盖了头发,却仍然无法睁开来,只有闭上,心中暗赞:“这七宝奇光果然了得。”但七宝奇光只射得他肉眼,于天眼神剑的天眼却毫无影响,将奇光中宝剑看得清清楚楚。不过二柱子却并未依言出剑攻他,只是执了剑问他道:“怎么样,现在信了吧?”“什么信了。”雪槐大笑:“我说你这什么七宝奇光就是谎言,我眼晴可是睁得好好的呢。”“不对,你脸生在后面,背对着我,自然可以睁眼了。”二柱子大叫,其实他七宝奇光剑发出的奇光极其强烈,身在大殿中,便是以背相对,也休想睁开眼睛,但他却以为雪槐只是背对着他的缘故。“有道理。”雪槐点头,转过身来,变出的一双眼睛大瞪着,直视二柱子手中七宝奇光剑,道:“怎么样,你看我眼睛闭不闭?”他眼睛是变出来的,根本有眼无珠,自然对七宝奇光毫无感觉,这时加倍的瞪圆溜了,直视着二柱子,这下二柱子傻眼了,不住搔头,喃喃叫道:“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。”法一几个虽不能开眼,但耳朵不受影响,从二柱子话中听出雪槐眼睛竟是睁着的,又惊又疑,想来也是,他们为一派掌教之尊尚且无法睁眼,雪槐这无名之辈凭什么有这等神通?法一一凝思便明白了,叫道:“不要上当,他眼珠已经瞎了,只是强睁着眼睛而已。”“法一,你这秃驴也太混蛋了。”镜空暴怒,跳起来叫道:“反脸人不惜瞎眼也要护主,如此血性你还要揭露他,你到底还是人不是?”她以一派掌教之尊,竟然出口骂人,固然和她性子有关,却也实在是气愤到了极点。法一脸一沉,张了张嘴,却没有有出声,他眼不能睁,但感应到镜空师太气势,凌厉之极,只要他一反驳,只怕马上就会打起来,所以想一想终是忍住了。几大掌教中,以法一性子最为古板,所以对碧青莲的叛师之举也最为反感,倒不是他纯心要和碧青莲作对。碧青莲身后,孙荧低叫一声:“反脸人大哥。”眼泪滚滚而下,碧青莲也是眼中含泪。这时殿中所有人都是一个想法,雪槐眼睛已经被剑光射瞎了,只是为护主强撑,二柱子点头叫道:“原来是这样,我说谁能在七宝奇光下睁眼呢。”“还在吹。”雪槐却是哈哈大笑:“你看我象瞎了眼的样子吗?实在看不出,你出剑啊,先前不是说好了吗?”二柱子果然去他脸上细看,却看不出来,紧了紧手中剑,却又摇头,道:“不好,你是青莲小姐的人,我若出剑伤了你,青莲小姐要怪我的。”他倒是个情种了,雪槐苦笑不得,道:“不出剑,那你就做个手势,或者举几根指头,我看见不看见不就全明白了。”“这主意好。”二柱子点头,伸出左手三个指头,道:“我这是几个指头。”“三个。”二柱子一愣,不死心,再屈起一个指头,雪槐叫:“两个。”这下二柱子有些呆,憨人却也会使心眼,猛地握一个拳头,口中却叫道:“你那都是蒙的,我这次指头多,看你还能蒙出来。”雪槐哈哈笑:“骗子的狐狸尾巴出来了不是,明明捏个拳头,却还来骗人说张开了多少指头,只可惜你骗得了别人,却如何骗得了我。”二柱子脸一红,叫道:“不是。”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雪槐眼睛,终是不死心,叫道:“你再看这个,还能看清我就服了。”手到怀里一伸,张开却是一把瓜子,叫道:“这是什么?有多少。”雪槐又打个哈哈,叫道:“原来你这么大一个大老爷们还象小姑娘一样馋嘴买瓜子吃,多少粒嘛,我数数,十一粒,是不是?”二柱子摊开的手掌心,多少粒瓜子他自己自然是数清楚了的,眼见雪槐说得一粒不差,一对眼珠子立时就瞪大了,呆瞪着雪槐眼睛,喃喃自语道:“师父说过,除了以师门秘法练过的日眼,任何人也休想在七宝奇光下睁开眼睛,可他为什么还能看清,不可能,怎么可能。”这么叫着,猛一下跳起来,大叫一声:“师父,出怪事了。”一个旋子出了大殿,眨眼跑了个无影无踪。大殿上一时好半天鸦雀无声,这样的结果实在太让所有人意外了,先前在众人眼里,雪槐不过是个反生着脸的古怪的怪人,虽砸碎了石狮子,也不过是几斤蛮力,道术之士对蛮力是不放在眼里的,所以也没当回事,再没想到,雪槐竟有一双不怕七宝奇光的眼睛,这可是包括荷叶道人撞天僧在内全做不到的啊,因此所有人都震呆了。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镜空师太,蓦地里仰天狂笑,连叫三声:“好,好,好。”法一几个则是阴沉了脸,荷叶道人看一眼撞天僧,摇头道:“上天竟然生出这样一个怪人,看来真是天意了。”撞天僧哼了一声,无话可说。眨眼天黑,雪槐呆在自己房里,却是担心碧青莲,二柱子说他师父能请人破四邪大阵的话,已打动撞天僧法一几个,却给雪槐硬生生堵了回去,撞天僧法一几个自然将帐算到碧青莲头上,便口中不说,碧青莲也一定能感受到压力,想到碧青莲柔弱的肩头上压着如此沉重的压力,雪槐五内如沸,忍不住运剑眼向碧青莲房中看去。若是其她女孩子,他不好偷看人家的闺房,但碧青莲现在在他心里,就象妻子一样,无论做什么,都很自然。碧青莲并没有睡,在焚香祷天,孙荧也跪在一边,只听碧青莲低声祷道:“苍天在上,青莲诚心祈祷,一祝师父道基复原,与天地同寿,七天后破阵之期,恰是他老人家千岁大寿,青莲不孝,已不敢给他老人家祝寿,只祈求苍天开眼,那日能有高人相助破阵,师父高高兴兴。二祝天佑我正教,得道多助,最终灭了七杀教。三祝我的槐哥一切平安,他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人,但他的心中却很苦,苍天垂顾,让一切苦难都远离他吧。”祷毕,叩下头去。听着她诚心的祈祷,雪槐热泪再忍不住,迸出眼眶,低叫道:“青莲,你想到了师父,想到了正教,想到了我,却为什么就没想到自己呢。”碧青莲起身,孙荧过来收拾香案,碧青莲将她的手抓在手里,看了她道:“小荧,姐姐求你件事,好不好?”孙荧忙道:“小姐千万别这么说,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,孙荧一定竭尽全力去做。”“你为什么一定要叫我小姐呢。”碧青莲看着她:“叫我姐姐吧,你是槐哥托付给我的人,他喜欢你,我也喜欢你,你确实是个好女孩子。”“姐姐。”孙荧猛地扑到碧青莲怀里,哭了出来,叫道:“你和雪大哥,才真的是好人。”碧青莲抚着她背,停了一会儿,道:“小荧,即然知道我的槐哥是好人,姐姐就把他托付给你,你答应姐姐,终你一生,一定要好好的陪着他,照顾他。”“姐姐。”孙荧听出她语气不对,猛地抬起头来,叫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说?那你呢,你不陪着他,不照顾他吗?”碧青莲眼望远天,微微摇头:“我真的想一生一世陪着他,亲手照料他所有的一切,睡前为他洗脚,晨起为他梳头,但没有办法,我做不到。”“为什么?姐姐,为什么?”“因为我背叛师门,给师门带来了耻辱,让师父在所有人面前抬不起头来,师父痛了我这么多年,我怎能如此伤他的心?”说到这里,碧青莲泪如雨下。“那不能怪你的啊,是他们冤枉了雪大哥。”孙荧叫。“我的槐哥当然是冤枉的,但不论怎样,我的做为都是对师门的背叛。”碧青莲摇了摇头。雪槐捏紧拳头。碧青莲说的没错,无论怎么样,碧青莲那日公然帮雪槐,就是对师门的背叛,这是没什么道理可说的。“但我会洗刷我带给师父的耻辱。”碧青莲微抬下巴,道:“师父这么疼我,我绝不能让别人因我而指责他,所以七天后破阵,我将第一个请战,我会用我的莲心在黑风中找到黑风邪道,与他拼个同归于尽,我死了,但我的鲜血将洗刷师父身上的耻辱,师父将可以为我而骄傲。”“姐姐。”孙荧大叫:“你不能这样。”“只有这样。”碧青莲的声音异常的坚定,看向孙荧:“这是不能更改的,师父和槐哥,是青莲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,为了他们,青莲可以做任何事情。”“姐姐。”孙荧从碧青莲的眼光中看到了百折不回的决心,知道劝不转碧青莲,再一次扑到她怀里痛哭起来,而外面的雪槐一颗心更几乎是要痛碎。他两次见识了碧青莲为他赴死之心,知道这个看似外表柔弱的女孩子的心里,其实极其坚韧,只要是她认准了的事,决不会回头,她说要用自己的鲜血洗刷师父脸上的耻辱,就一定会做到。“所以我要把我的槐哥托付给你,请你照顾他。”碧青莲轻抚着孙荧的背,道:“小荧,好妹妹,答应姐姐,求你了。”“嗯。”孙荧终于含泪点头,却已是咽不成声。“青莲。”雪槐在心底低叫出声,再忍不住,飞掠出寺,如果再呆在寺里,他真的不能控制,要冲过去将碧青莲抱在怀里了。出寺一路狂奔。他没有用遁术,他就是要借双腿的狂奔来发泄心中的激涌的情绪。也不知跑了多远,他的情绪终于慢慢平静下来,而一个念头已清清楚楚的印在了脑中,无论如何,一定要破了一气三摧四阵。决心即定,雪槐定下脚步,想:“我一个人主意有限,可召雷电双鸦来,他们得道多年,见多识广,或许会有更多的主意。”想到这里,双手捏诀,便要念动雷电诀召唤雷电双鸦,就在这时,耳边忽地闻得一声异啸,一股极大的力道遮住了他身子,将他猛地一吸,竟凌空吸了起来,眼前随即一黑,那情形,就象那日给吸进雷电炉中一样。雪槐大吃一惊,急运剑眼,看到的却是二柱子,先前的七宝奇光剑不见了,却拿着一个皮袋子,而雪槐就装在他的皮袋子里。看得清楚,雪槐更是百疑从生,不说二柱子怎么突然到了这里,又一声不吭的这么拿皮袋子装他,最不可思议的,是拿在二柱子手里的那皮袋子并不大,如果正常用来装东西,最多也就装个十来斤的西瓜,怎么就能装下雪槐这昂藏七尺大汉呢,便算装得下吧,那袋子怎么又不见变大呢,难道雪槐身子平空变小了?可雪槐自己并没有感觉啊,这不是出妖怪了?雪槐不知道,二柱子手中拿的这袋子,名为一气乾坤袋,这一气乾坤袋十分玄异,能以小装大,看上去只是一只尺许长的袋子,却能装千斤的大水牛,用来装人,七八尺长的大汉,轻轻松松就装了进去。佛言纳须弥于芥子,广言佛法之妙,而奇光散人这一气乾坤袋正是源于佛法,虽然他非佛非道。至于二柱子为什么突然在这里出现并偷袭雪槐,二柱子一开口,雪槐便明白了,只听二柱子从袋口看了他道:“你先不要怕,我今天回去和师父说了你的奇异后,师父无论如何也不相信,所以命我连夜用一气乾坤袋装你回去,师父要亲自验证,若你没有使诈弄鬼,乃是真本事,师父自然不会难为你。”说完也不由雪槐分说,装袋口一合,绳子一扎,系在了腰上,随即转身回奔,而他这一转身雪槐又明白了一件事,原来他奔的方向正是二柱子来的方向,敢情他正是送上门给二柱子拿呢,一时哭笑不得,想和二柱子说,天眼穿得出去,他的声音却穿不透一气乾坤袋的玄机,大喊大叫二柱子也是充耳不闻,想戳破袋子,身子却是倦着的,给袋子紧紧裹着,舒展不开手脚,有力没法使,无可奈何,想:“看来只有等到见了那奇光散人后才能脱身了,不过破阵还有六天,也不太急。”奇光散人住的七宝庄并不太远,三四百里路,二柱子借遁术,大半个时辰也就到了,刚到庄口,却见出来一个道人,背上背着二柱子白天背的那七宝奇光剑,勿勿出庄,从这道人的气势和身背七宝奇光剑看,雪槐猜他理应就是奇光散人,果然二柱子一见那道人便躬身叫道:“师父,那反脸人徒儿捉来了。”奇光散人并不停步,叫道:“先不管他,你跟我来。”看他模样,似乎是有急事,二柱子自然没有二话,跟了就走,这可把雪槐急坏了,还有六天就是破阵之期,万一这六天奇光散人都给来个不闻不问,岂不害死人?但他给蒙在袋子里,抗议也没有用,怒不得恼不得,惟一的办法,只有祈求奇光散人尽快办完事。奇光散人带了二柱子以遁术急赶,去得却远,直赶了大半夜,也不知有几千里,前面却见一座高山,奇光散人势头略收。“看来快到地头了。”雪槐心中嘀咕,也幸亏神剑天眼能看出去,否则这么蒙在袋子里,非把他急死不可,这时虽然出不去,至少眼睛还可以看,往山中一扫,却突地见着一桩怪事,但见前面半山洼泥地里,突地钻出一个脑袋,那脑袋向这边一张,立时又缩进了土里,那情形,就象兔子伸头,但与兔子不同的是,兔子脑袋缩回去,地面上会有一个洞,而这人的脑袋缩回去, 江苏十一选五地面仍是完好无损。雪槐先前只以为自己眼花了, 江苏11选5投注技巧怎么可能呢, 江苏11选5走势图就算有人藏在地底下, 江苏11选5彩票网这么钻来钻去的,无论如何得有个洞口啊,但幸亏他是在借天眼看,若是自己的眼睛,只怕真要想破脑袋了,天眼却是可以看进地底的,往下一看,但见是一条身材瘦小的灰衣汉子,却是在地底下掠行,那种情形,和雪槐以遁术掠行一模一样,以遁术在空中掠行,空气中不会留有洞口,而这汉子的也一样,在泥土里掠行,也同样没有洞口,也就是说,他不是和兔子一样靠打洞在地底下走,而是另有玄功可以钻地。这实在是太神奇了,雪槐不但没见过,甚至听都没听说过,心中赞叹,看那灰衣汉子潜行一段,出来张一下,显然是在张奇光散人的来向,到一处巨岩后便停住了,他手中是一对长钩,这时双钩一分,弓身做势,而雪槐看奇光散人去势,必从那巨岩旁边过。“这蚯蚓要偷袭奇光散人。”雪槐心中一凝,但随即哑然失笑,他紧张什么?便想提醒奇光散人,做得到吗?只安心看戏好了。然而出乎雪槐意料,奇光散人从巨岩边过,那灰衣汉子却并没有扑出偷袭,雪槐正自奇怪,猛听得大笑声起,前面不远处一株大树后,闪出来一个儒生打扮的中年人,这时是夜里,没太阳也没下雨,这儒生手中却撑着一把青色的油纸伞。一见那儒生,奇光散人师徒即收术停步,雪槐立即便明白了,那灰衣汉子和这儒生是一路,先前不出手偷袭,不是手下留情,而是在与儒生形成合围之势后,再打奇光散人一个出奇不意。“看这两人精神气势,功力都不在奇光散人之下,前后夹攻,奇光散人绝对架不住,不过奇光散人有七宝奇光剑,此剑一出人眼难睁,却又占优。”雪槐心中暗暗思忖,凝神看着。奇光散人显然属于那种脾气不怎么好的人,一见那儒生便喝道:“陈子平,好好的你拦着我路,想做什么?”陈子平嘻嘻一笑,道:“奇光兄这话问得怪了,你不记得我的外号了吗?”“无事打伞,谁不记得。”奇光散人一声冷笑:“无聊。”“这人外号竟叫无事打伞,有趣。”雪槐听了好笑,想:“这外号倒也形象,这种时候也撑着伞,不遮雨也不挡太阳,不就是无事打伞吗?”“着啊。”陈子平全不介意,仍是嘻嘻一笑,道:“无事打伞,无事拦路,不就是无聊吗?”“少给我打花腔。”奇光散人脸一沉,喝道:“有事就说,有屁就放,不放屁就给我滚到一边去。”陈子平仍是嘻嘻笑,道:“事呢没有,屁呢昨夜里放过了,奇光兄要想闻呢还得临时炼一个,要不你等等,我这就在肚子里驾开炼屁炉,临时给老哥你炼一个?这样好呢,你老哥可以订货,要圆就圆,要方就方,随心就意,只是丑话说在前头,这订做的呢,那就不退货。”他嘻皮笑脸说着,雪槐却差点笑倒,想:“这人有趣,不过他这么嘻皮笑脸,必然另有居心。”奇光散人可没笑,锐眼剑一般盯着陈子平,蓦地嘿嘿一笑,道:“我知道了,原来你也想打火灵丹的主意。”听了他话,陈子平仍是嘻嘻笑,不承认,但也不否认,显然便是默认了,雪槐心中嘀咕:“火灵丹是什么东西,奇光散人这么急急赶来看来就是为了火灵丹了。”“凭你无事打伞,挡不住我奇光散人。”奇光散人盯着陈子平笑脸,似要看到他心里去,叫道:“你必然还有死党,是了,必是铁流儿那混蛋。”说到这里,他猛地大叫一声:“柱子小心脚下。”同时间拨出了七宝奇光剑。剑一出,立时天地皆白,但与白天在寺里不同,只要不直视剑光,背转身还是可以睁眼,因为这旷野之地,光都散开了去,不象寺里的墙壁会反光,然而雪槐看向陈子平,却发现与自己想的不同,陈子平并不是靠背转身来避七宝奇光剑的剑光,而是将伞往下一罩,挡住了剑光。“原来他伞有这般妙用。”雪槐大是惊叹。陈子平躲到伞后,呵呵大笑,道:“不必不必,铁流儿外号鬼扯媳妇脚,从来只扯小媳妇的脚,对你那傻徒儿的大脚,绝不可能有兴趣。”“陈大哥正是我的知音。”那伙衣汉子猛地在地下张口出声,显然他就是铁流儿,眼见给奇光散人看破行踪,便不再隐身,却也不从土里出来,而他这么藏身土里,七宝奇光剑的奇光却对他不起半点作用,雪槐先前想着奇光散人有七宝奇光剑,便是以一敌二也不至落于下风,这时却转了心思,想:“这两人外号都古怪得很,尤其那铁流儿更叫做什么鬼扯媳妇脚,从古至今也没听说有人取这般外号的,但这两人各怀奇技,却正是奇光散人七宝奇光剑的克星,奇光散人看来要糟。”铁流儿一应声,奇光散人嘿嘿点头,叫道:“我就知道你的死党必也来了,但你两个齐上我也不怕。”对二柱子喝道:“注意脚下。”身子一纵,便向陈子平扑去,喝道:“你这么天天无事打伞,且让我看看你伞上功夫有点长进没有。”陈子平呵呵一笑:“正要奇光兄指点。”伞一旋,纵身相迎。看看接近,奇光散人一声大喝,一剑对着陈子平伞顶劈下,雪槐的天眼看不透陈子平的伞,便知他这伞绝非等闲,心中猜测:“他这伞看来也是件宝物,却不知架不架得住奇光散人的宝剑。”但与他猜的不同,陈子平并不以伞面硬架,而是斜里一旋,斜斜削向奇光散人左胁,乃是以攻为守,虽是一把伞,但伞骨如刀,这么旋转急削,一旦削上了,可绝不是闹着玩的,而他一张脸却始终躲在伞后。奇光散人眼见陈子平伞骨斜削,一剑便不敢劈实,斜剑下指,削向陈子平双脚,陈子平伞往下一压,将自己整个身子尽竭遮住,却同时将伞向前一送,他伞上有个尖顶,若是戳上了,可就是一个透明窟窿,但他伞一送,奇光散人早斜身绕步,到了另一面,七宝奇光剑展动,唰唰唰连刺三剑,陈子平伞一旋,以伞骨连挡三下,清脆的叩击声在静夜里传出老远。三下硬击,平分秋色,奇光散人嘿的一声:“有长进,看来这伞不是白打的。”陈子平嘻嘻一笑:“有奇光兄这一声夸奖,以后小弟打伞就更有精神了。”“不要得意,再接我几剑看。”奇光散人一声大喝,剑光一紧,攻势更形凌厉,脚踩八卦,一个身子忽前忽后,忽高忽低,速度之快,恍眼看去竟好似有三四个人在同时进攻一般。他攻得急,陈子平也守得紧,一把伞同样是忽前忽后,旋转翻飞,牢牢实实罩住自己身子。雪槐与很多人动过手,更看过太多的人相斗,但若说斗得精彩好看,却都不如这两人的相斗,心中暗赞:“天下奇材异能之士,果然所在多有,仅以剑术论,我便远不如这奇光散人。”他剑术出于敬擎天,这段时间虽多异遇,剑术却仍是老路子,与奇光散人如此奇变百出的剑术相比,确是多有不如,但他看得出来,奇光散人两个功力都不是太高,最多能与法一等五观三寺掌教持平,雪槐若召唤神剑灵力,则还要高出一分半分。到这时候雪槐才终于注意到一件事,就是无论五观三寺等正教中人,还是天风道人尸门四邪等邪教中人,功力都会在一个地方停住,彼此间虽也有高低,但相去极微,然而若说道基魔功都有局限,到一定地步便不再成长,可雪槐还见过西王母和誓咒中的万屠玄女,功力却远在众人之上,可以说足足要高出一个档次。意识到这一点,雪槐心头有略微的迷惘,不过随即就想到了:“道术魔功的修练,和普通人习武其实没有区别,所谓人力有时而穷,习练到一流的境界容易,而要想百尺杆头再进一步,跃升到足可开宗立派的超一流境界,却绝非那么简单,甚至仅有苦练都不行,还要有不世的机缘悟性。”他凝神思索,奇光散人和陈子平却仍是苦斗不休,另一面,二柱子却是双眼盯着地面,不停的跳来跳去,口中还不绝喝叱:“出来,出来,我可看见你了哈,别说我憨,眼珠子可是亮堂呢。”铁流儿其实压根儿就不在他脚下,而是紧跟着奇光散人,显然是要抓住奇光散人的破绽,好来个突然袭击,铁流儿只能用这个法子,因为他一离土,眼睛就无法睁开,只能一击即走。对铁流儿的行踪,雪槐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,眼看着二柱子虚张声势,不自楚好笑,暗暗摇头:“这憨柱儿,说他憨,他倒也会使诈,但人在暗处你在明处,这诈又如何使得出,不徒自惹人笑吗?”奇光散人始终不见铁流儿现身,自然知道铁流儿是隐在暗中打他的主意,因此虽在与陈子平恶斗中,却始终分神留心脚下,不予铁流儿可趁之机。陈子平当然也知道铁流儿只有一击的机会,不现身,是找不到这个机会,安心助力,蓦地里长笑一声:“奇光兄,小弟还有点见不得人的把式,也请你老兄多多指教啊。”笑声中一个跟斗,身子倒翻出去,新闻资讯半空中一声长喝:“幻影流星伞。”伞一旋,身子上突地又分出一个身子来,连人带伞,猛射向奇光散人,他这分身之术且是接连不断,一个才出,另一个紧跟着又来了,瞬时间连分出十七八个身影,前后左右,向着奇光散人不绝猛扑。他这里面,当然只有一个真身,但奇光散人可没有雪槐的天眼,又如何分得出哪个是真身哪个是虚影,只有将七宝奇光剑舞成一座剑山,将整个身子尽竭罩住,虽暂保不失,已大落下风,而脚下铁流儿更是瞪圆了眼盯着他,只要他稍露破绽,立时便要出手。“若舍不得那什么火灵丹赶紧逃命,十招之内,必要落败。”雪槐冷眼旁观,暗中思忖,便在这时,忽听到风声急响,又来一人,老远便叫:“奇光兄莫慌,我臭铜钱来助你。”雪槐抬头看去,但见来者是个商贾模样,最有趣是全身挂满了铜钱,有大有小,各式各样,一路奔来,便闻铜钱叮铛,响个不绝。雪槐见了他模样,不觉暗中失笑:“臭铜钱,这名号还真是形象呢。”臭铜钱老远便喝一声打,手一扬,一串铜钱飞出,分头射向陈子平化身。陈子平伞一旋,将臭铜钱铜钱挡了开去,幻影复一,持伞立定,怒视臭铜钱道:“臭铜钱,你也要来插一脚吗?”臭铜钱哈哈大笑,向地下一指道:“你那死党铁流儿在下面吧,许你有帮手,就不许我帮奇光兄?世上没有这么霸道的买卖吧。”“你硬要插手,那就休怪我不客气,幻影流星伞下,多你一个也不为多。”陈子平一点头,伞一旋,喝一声:“幻影流星伞。”执伞化身分为两路,同时攻向奇光散人和臭铜钱,下面铁流儿不要说,自是紧盯两人,只要见谁露出破绽,立时出手。却听臭铜钱呵呵一笑,叫道:“陈子平,不要以为这些年别人都在闲着,且看我的。”口一张,嘴里竟又吐出一个铜钱来,大喝一声: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,但生世间,谁不爱钱,疾。”一声喝毕,那钱飞旋而出,在空中忽地变大,飞速旋转,发出奇异的啸声,但最奇异的,是钱眼中竟生出一双手来,不停的招手,说来也怪,随着那双手不停的往里招,十七八个飞旋着的陈子平争先恐后便向钱眼里钻去,本来满天伞影,眨眼间却就只剩下了一个,其他的全部进了臭铜钱钱眼,随即落下地来,却是一把把油纸伞。陈子平一呆之下,又惊又怒,喝道:“臭铜钱,你敢破我大法?我跟你拼了。”伞一旋,急攻过去。臭铜钱哈哈一笑,叫道:“不是我要破你大法,我这法,名叫谁不爱钱,只要是爱钱的,就非进我的钱眼不可,你的伞进了我的钱眼,就说明你的法还是太俗了,还是爱钱啊。”长笑声中,手一晃,双手各执一个铜钱,大小有如一对月牙轮,劈手相还,与陈子平缠斗在了一起。臭铜钱功力也差不多,这一场斗,与先前又自不同,奇光散人是剑招层出不穷,臭铜钱却是铜钱无穷无尽,不停的撒手飞钱,上手钱飞出,下手立马又出来一个,实不知他身上有多少铜钱,他与陈子平斗,有一桩吃亏处,不象陈子平有伞能遮挡七宝奇光剑的剑光,总要侧身避开剑光才能出手,但有了这飞钱,却又抵得过要避光的劣势。只不过陈子平的伞又恰是飞钱克星,随便一拦,便将飞钱拦了出去,也不吃亏,只不过要时时提防,斗了半天,只是平手。这一面奇光散人却来对付铁流儿,但他空自提着一把明晃晃的七宝奇光剑,照不透地面也是白搭,口中只叫:“出来,铁流儿你这只会扯小媳妇脚的家伙,是个男爷儿们你就出来。”铁流儿全不受激,不理不睬,但想跳出来算计臭铜钱却也不可能,奇光散人盯着呢,便就这么僵持着。正斗得紧,风声起,却又来了一人,雪槐暗思:“却不知又是哪一边帮手。”抬眼看那来者,却是个戏子,一身戏服不算,脸上还上了妆,生似刚从戏台子上下来,来到近前,雪槐才发现他生相另有怪异,竟是个瞎子,双眼被人生生挖了去,只剩两个窟窿,黑洞洞的,深不见底,本来一张脸有多少肉,那眼洞儿再深也不可能深不见底啊,但这戏子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。然而怪的还不是这里,最怪的是这戏子又不是瞎子,在他双耳朵里,竟伸出来一双小手,小手张开,手心里竟各生着一只眼睛,不时转动着,雪槐可以肯定,这耳中手生出的眼睛绝不是摆设,而是真的能看见东西。“耳中生手,手上生眼,耳眼合一,这可真比我的反脸还要怪了。”雪槐暗自骇异,冷眼看那戏子帮哪一边,却听那戏子叫道:“不要打了,不要打了。”戏子这么叫着的时候,一脸焦急,然而那不要打了四个字,他却是用唱腔说的,雪槐若闭了眼睛,还只以为在听戏呢,一时又是骇异又是好笑,思忖:“莫非这人说话用的都是唱腔?”还真给他猜着了,这戏子说话,果然都是在唱,奇光散人显然听不惯他的腔板,皱眉喝道:“李伶儿,你要哭丧,给老子滚远些去哭,别在这里扯得烦人。”“这人名字竟叫李伶儿,哈,倒真是名符其实了。”雪槐大好笑,不过笑自笑,他看得出来,这李伶儿灵力了得,而且唱腔中隐含异力,似乎另有一功,一时心中感概,想:“这些人每一个的道元功力都不在法一几个之下,且各怀异术,真想不到,在二柱子这袋子里坐这一会牢,竟能见着这么多的奇人异士。”李伶儿唱道:“啊哎奇光兄此言差矣,诸位此来,无非都是想取火灵丹救梅娘,但这么斗个两败俱伤,却又怎取得火灵丹,救得梅娘。”他此言一出,奇光散人四人都是一愣,陈子平忽地虚晃一招,向后一退,叫道:“这话也对,奇光兄,你收了剑,便要打,大家也先说清楚了再打。”奇光散人依言收了宝剑,李伶儿虽是耳中眼,也不敢直视剑光,面对着众人,耳中小手却是向后反着,他的小手可前后翻转,手中眼因此而比生在眼眶里又要灵动得多,同时铁流儿也钻了出来,却去与陈子平并肩站在一起。这么出来一站,才显得出他真实的身材,还只到陈子平肩膀高,一边大,生象十岁不到一个小孩。李伶儿喜笑颜开,唱道:“这就对了,大家齐心合力,才能取得火灵丹,有了火灵丹解得了玉真子的毒,才能救得了梅娘啊。”“错错错。”臭铜钱却猛地摇头,斜眼看了陈子平两个道:“齐心合力,我可信他们不过。”铁流儿大怒,手中钩向臭铜钱一指,叫道:“我才信你不过呢,看你满身铜臭,见钱眼开,我才不信你会好心去救梅娘。”“我臭铜钱虽满身铜臭,但救梅娘绝对是真心,你竟敢污蔑我,岂有此理。”臭铜钱暴跳起来,指了铁流儿道:“来来来,今天就冲着这句话,我便要和你分出生死。”铁流儿双钩一振,冷笑道:“谁怕你不成,只要奇光散人不拨他那把鬼剑,我就和你分个高低。”“奇光兄,你不要拨剑。”臭铜钱扭头向奇光散人叫一声,便要扑出,这时李伶儿猛地扬声长笑,唱道:“打吧,打吧,打个你死我活,那就亲者痛而仇者快了。”“李伶儿说的没错。”陈子平挺身一拦,道:“我们云山六友,当年好歹也做过兄弟,今天争执,原因也都是为了梅娘,真要打个生死出来,谁去取火灵丹,谁去救梅娘?”臭铜钱两个本来都气虎虎的,听他这一说,都止住了势子,只是相互瞪眼,铁流儿叫道:“无论怎么说,我绝对信他不过。”臭铜钱也是针锋相对,叫道:“我也绝对不相信你。”“这个容易。”李伶儿霍地一举手,掌中托了五粒小小的红丸子,叫道:“咱们谁也用不着相信谁,就信这应咒神虫好了。”“应咒神虫?”臭铜钱几个同时失声叫了起来,齐看向李伶儿掌心,脸上都有疑惧之色。几人脸色落到雪槐眼中,雪槐不由一怔,低叫:“看他几个脸色,这应咒神虫大非等闲,却是个什么东西?若只是一条小虫子,这些人该不至于这般惊惧啊。”这时骷碌鬼王听到他话声,却在他脑中现出幻影,叫道:“主人原来不知,这应咒神虫还真就是一条小虫子,但此虫极为灵异,但凡有人对它发过了誓,事后却昧心背誓,则此虫立即发动,钻入立咒人骨髓之中,咬食骨髓,那种痛,较之主人所受万剐风轮之苦还要苦痛得多,因为万剐风轮虽痛,终究只有万剐,而应咒神虫入髓,那种痛却是经年累月,无始无终,一直要跟到人死,无药可治,无法可除,便你大罗真仙金身罗汉,此虫一旦发动,便再也无法摆脱。所以立咒之人一听说应咒神虫,无不惊惧。”“原来如此。”雪槐明白了,这时他也大致听得明白,陈子平几个本来是什么云山六友,后来才生出矛盾,这时齐来这里,都是为取火灵丹,都是为了要救一个叫梅娘的女子,却又彼此不信任。“我倒看他们敢不敢吞这应咒神虫。”雪槐冷眼而视。臭铜钱几个面面相窥,一时无人伸手,臭铜钱扭头看向李伶儿道:“李伶儿,这应咒神虫只神虫婆才养得有,你是怎么弄来的?”“这个容易。”李伶儿微微一笑,叫道:“神虫婆喜欢听戏,这几十年里,我天天唱给她听,才换得这应咒神虫。”此话一出,臭铜钱几个一齐动容,原来神虫婆乃是介于正邪之间的大神,法力高深,但脾气怪僻,动不动就加怒于人,尤其喜欢以虫制人,世间一般的刑罚,无非皮肉之苦,而神虫婆却是将虫放入人体,在里面咬人,那种痛,百倍于皮肉之苦,李伶儿以戏换虫,以神虫婆的脾气,他必定受了不少罚,他说得轻松,但这几十年里所受的苦,绝非常人可以想象,所以臭铜钱几个动容。“李伶儿,这可苦了你了。”陈子平叫。“没什么。”李伶儿摇头:“我五兄弟若不能齐心合力,便杀不得火灵怪,取不到火灵丹,没有火灵丹,解不了玉真子的毒,也就救不了梅娘,所以我一定要想一个让大伙儿齐心的法子,至于苦,嘿嘿,李伶儿天生命苦,若不是哭得多了,眼珠子又何至于跑到耳朵里去,它就是嫌哭得太累啊。”他唱得滑几,雪槐不由好笑,陈子平几个却没笑,相视一眼,陈子平霍地伸手取个一枚红丸,叫道:“李伶儿如此苦心,还有什么说的,我陈子平对应咒神虫立誓,若不是真心救梅娘,立即遭报。”说着一口将红丸吞了下去。他一带头,臭铜钱几个也取红丸吞了,个个立誓,李伶儿最后吞了红丸。陈子平叫道:“好了,大家现在谁也不用怀疑谁了,后日子时,便是火灵怪出洞之期,大家好生商量商量,怎么才能一举斩了这怪物。”臭铜钱点头道:“是啊,若斩不了火灵怪给它缩回去,再要六十年等它出洞,不说梅娘在玉棺中是否受得了,便是玉真子只怕也要撑不住了,这些年来,也全靠他一口纯阴真气冻住玉棺,梅娘在玉棺里才呆得住呢,玉真子对梅娘,那也真是没说的,当年若不是他舍命相助,梅娘只怕当场就给欢喜佛害了。”陈子平几个一齐点头,议论纷纷,雪槐杂七杂八听下来,大致也就明白了,梅娘是他们云山六友之一,玉真子则是梅娘的追求者,其实陈子平五个都和玉真子一样心思,都想娶梅娘,只是梅娘对谁都不点头。三十年前,一日梅娘出游,碰上了邪魔欢喜佛,欢喜佛想要强行凌辱她,梅娘不从,却敌不过欢喜佛,危急之际玉真子赶到,让梅娘躲到一具通灵的玉棺里面,自己和欢喜佛死拼,重伤之际陈子平五个赶到,欢喜佛一见不妙跑了,但玉真子道基严重受损,而玉棺惟有他的纯玉功才能开启,他的纯玉功无法复原,玉棺中的梅娘便也出不来,僵卧棺中,这么些年来全凭玉真子纯玉功的一口纯阴真气维持生命。而陈子平几个要取的那火灵丹,乃是火灵怪内丹,为阴火之精,刚好可治得玉真子内伤,让他的纯玉功复原,火灵怪每六十年出洞一次,后日正好是出洞之期,所以陈子平几个得信便全赶了来,但彼此间当年为了梅娘争风吃醋,很有些旧怨,虽都是为梅娘而来,见面却先打了个一塌糊涂,若非李伶儿,还真不知知么收场。几人议了一阵,定下计策,当下一齐赶到火灵怪巢穴前守候,眼见五人联手,必能斩得火灵怪救得梅娘,陈子平五个都是心情畅快,惟有二柱子腰上的雪槐却是心中着急,再等两日,离破阵之期便只有四日了,若奇光散人一取得火灵丹救出梅娘便放他出来那也来得及,最怕奇光散人见梅娘后叙起旧来,根本不理他这个碴了,一袋十日八日的,那就要了命了,但急也没有,只有听天由命了。火灵怪巢穴在一座高岭之下,洞极大,内里不知有多深,洞口前面却是一块极大的平地,遍生草木,不知情的人看上去,会认为是一片上好的草场,再想不到草场后的洞子里会藏着一个洪荒怪物。陈子平五个便在洞子上面的山尖上栖身,静待火灵怪出来,过了两日,到第三日夜间,子时将近,忽闻异啸声起,其声低沉,山鸣谷动,陈子平叫声来了,众人一齐向洞口看去,但见一阵风过,洞子里突然喷出一条巨大的火柱,洞前草木立时着火燃烧起来,火面子直抽上半山腰,冲天大火中,一个怪物从洞中缓缓爬出,正是火灵怪。雪槐以天眼看这怪物,但见它狮头人面,眼如灯笼,绿光幽幽,舌如红布,上面遍生倒钩,不住卷伸,上下两副燎牙,长及数尺,牙锋上的幽光让人心血发凉。大脑袋后,是一个蜈蚣样的身子,粗若大水桶,长及数十丈,通体赤红,背上遍生红鳞,每一片红鳞都有尺许方圆,便如一片片烧红的铁甲,腹下则生着无数双脚,说实话,雪槐虽有天眼,也数不清那些脚到底有多少双,他只发现一点,那些脚每一只脚趾上都生着锋利的两只指甲,弯曲若钢钩,所过处,碎石纷飞,不要说,那要是踏上人身,必定是开膛破腹之祸。“这么大一个恶物,又已通灵成丹,确实是难以对付,难怪以陈子平几个之能,也要联手对付。”雪槐看清火灵怪模样,暗暗感概。陈子平几个早已凝神作势,眼见火灵怪全身出洞,臭铜钱双手捧一个铜钱,叫道:“这怪物只要吸得人间之气,便会爱钱,便脱不得我钱眼。”左手捏诀,叫一声:“谁不爱钱。”将那铜钱往下一抛,那铜钱飞到火灵怪面前一立,霍地变大,高达数丈,钱眼中伸出一双手来,对着火灵怪不停的招。铜钱是人类独有之物,照理说火灵怪这等畜类不会感兴趣,但正如臭铜钱猜的,火灵怪通灵之后,吸天地之气,也便吸了人气,而只要是人,就一定会受钱财的诱惑,眼见铜钱中招手,那火灵怪叫了一声,竟就向钱眼中爬去。雪槐天眼看着,又是吃惊又是好笑,暗暗摇头:“连这畜生也钻钱眼,何况是人了。”臭铜钱待火灵怪整个脑袋钻进钱眼,猛地喝一声疾,那铜钱霍地收紧,便如一道铜箍,牢牢的箍住了火灵怪脖子,那火灵怪猝不及防,昂头一声叫,将一个脑袋乱甩,又去山边岩石上猛撞,撞得岩石纷飞,但却撞不掉勃子上的铜钱。臭铜钱哈哈大笑:“这世上不论是人还是怪,只要跌进了钱眼,休想脱身出来得,只除非是死了,那才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。”笑声中,火灵怪猛地一声大吼,脖子上赤鳞蓦地张开,臭铜钱身子一抖,急双手捏诀,脚踩八卦,显然火灵怪这一挣之力大不简单。“动手。”陈子平伞一旋,急跃而下,半空中一声长喝:“幻影流星伞。”飞扑而下的身子化出一长串幻影,急射向火灵怪挣动的身子,第一个幻影连人带伞去火灵怪身上一旋,霍地消失,第二个幻影立即又削了上去,一眨眼间连削十八下,最后只剩一个真身弹开。以陈子平功力,再这么从高处旋转飞下,这一削之力,当真能削平岩石,然而削在火灵怪身上,却只撞得火灵怪身子一斜,连鳞甲也未能斩破,更别说斩进火灵怪身子了。不说陈子平的惊骇,便是雪槐也暗暗昨舌,暗叫:“好个硬皮憨物,这等皮实,只怕奇光散人的奇光剑也伤不了它。”雪槐早就发现,奇光散人的七宝奇光剑厉害处便在于那刺眼的七宝奇光,剑气却并不很锐利,果然,紧跟着陈子平,奇光散人也是连人带剑扑下,一剑横劈在火灵怪头顶上,可怜,那剑在火灵怪头顶护甲上弹起老高,除了一条白印子,竟连粗皮也未能划破半分,却就惹得火灵怪恼了,头一摆,一条火柱便向奇光散人卷来。在奇光散人想象中,他那一剑,不说将火灵怪脑袋一劈两半,至少也要劈得火灵怪重伤,根本就没想过伤不了火灵怪反要挨烧,因此火灵怪这一股火可说烧了他个措手不及,百忙中急往外一翻,却早给火苗子卷着,头发胡子烧去大半。他这里忙着扑火,铁流儿李伶儿也分头扑下,铁流儿却是从地底下钻出,双钩一分,钩住了火灵怪腰身,他也想得天真,便要以双钩之力就这么将火灵怪钩住,不想火灵怪感觉不便,腰身一拱,反把他一个身子从土里拨了出来,那情形,生似拨出个大萝卜。至于李伶儿,他兵器便是双手云袖,双袖翻飞,在火灵怪头顶舞来舞去,舞是舞得好看,打在火灵怪身上,却只当是在给火灵怪打灰。雪槐看了陈子平五个情形,又是吃惊又是好笑,想:“他几个枉自身怀异术,今天只怕切不开火灵怪这一身硬皮。”却又想:“火灵怪这身鳞甲固是天生,但经得起奇光散人的奇光剑,主要还是因为练成了内丹,陈子平几个破不得它内丹,绝对斩不了它。”不过火灵怪显然也吃了苦头,外表护甲虽未破,内里却大受震荡,这时狂吼一声,身子霍地盘成一个圆圈,不绝的游动,怪头昂在中间,口一张,一股火柱便向陈子平几个喷过来。奇光散人这次有了防备,火灵怪口一张,他立刻涌身急退,铁流儿便往地下一钻,陈子平则把伞往下一罩,将整个身子护住,只李伶儿退得慢了些,立时被包在了火中,身陷火中,他仍是死性不改,拖长了腔板唱道:“啊哎,火烧眉毛也。”叫声中,脸上那两个眼窟窿里,突地流出泪来,那泪给火气一逼,竟散成两蓬水雾,他同时间双袖急旋,带动水雾也是旋转不停,那火竟是穿不过水雾,烧不到他身子。“竟能以眼泪灭火。”雪槐又惊又奇,暗暗点头:“这人言行滑几,但身上确实有真功夫。”奇光散人身法如电,火灵怪火柱一收,他倏地又射了回来,在火灵怪身上连劈两剑,陈子平铁流儿几个也是一样,钩伞齐下,砸在火灵怪护甲上,叮叮铛铛,便如敲一块顽铁,却敲得火灵怪好生恼怒,口一张,又是一股火喷出来,陈子平几个急又退开,待火灵怪闭嘴,便又扑上,如此反复数次,火灵怪喷出的火柱渐弱,显然有点撑不住了,低吼一声,将头一摆,便向洞中爬去。“孽畜要回洞。”陈子平大叫,飞身急扑,奇光散人几个也急了,伞钩齐下,在火灵怪身上一阵乱砸,虽砸得火灵怪痛叫不绝,却就是切不开火灵怪的护甲,眼睁睁的看着火灵怪要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回去,陈子平急了,霍地行险,身子一翻,挡在了火灵怪前面,火灵怪见去路受阻,口一张,一股火柱喷出来,陈子平不但不退,反将伞罩了自己身子,迎着火柱便冲了上去,扑的一下,连人带伞塞在了火灵怪嘴里,伞张开,刚好将火灵怪的嘴塞得满满的,火灵怪又惊又怒,巨嘴往下一合,伞骨受不住压力,往下合拢,陈子平急以手死命撑着。先前铁流儿几个见陈子平竟往火灵怪嘴里塞,都看得呆了,这时反应过来,李伶儿急叫:“我来帮你。”飞身过去,脚在火灵怪獠牙上一蹬,双手撑着伞的撑骨,两人合力,复又将伞全部撑开。铁流儿两个也飞扑过来,陈子平急叫道:“沿嘴缝下手,那里是软肉。”他这话提醒了铁流儿两个,铁流儿在左,奇光散人在右,一剑双钩,照着火灵怪左右嘴缝便是一阵猛砍。这回算是挑对了地方,正如陈子平说的,火灵怪通身上下,还就这嘴缝处是软肉,一切就进,污血飞溅中,火灵怪一张嘴给越切越大,先前陈子平李伶儿要合力才能撑住伞骨,到后来火灵怪嘴筋被切断,再不能合拢,两人便抛了伞,一个揪了上唇一个揪了下唇,两面猛扯,而铁流儿两个砍发了性,自是再不停手,破竹子般一路破将下去,上面臭铜钱眼见得手,收了铜钱,长笑跃下。二柱子功力太低,先前一直插不上手,这时便也来帮忙,可怜一个洪荒巨怪,眨眼功夫,便给剖成了两片,腹中一颗内丹,粗若大海碗,色做赤红,灼热逼人,火灵怪喷出的火柱,显然便是此丹发出。陈子平早有准备,以一个玉匣子收了火灵丹,众人一齐跃开,相视大笑。陈子平虽有伞挡着火灵怪喷出的火,但侧面绕过来的火仍烧到了他身子,李伶儿和他一起,自也一样,因此两个人这时都是发焦毛乱,衣服破烂,奇光散人起手就烧了一下,铁流儿中间钻得太慢,也把头发烧去了一半,因此都是一身狼狈。臭铜钱叫道:“这次倒还真是多亏了陈兄,否则那孽畜便溜回去了。”奇光散人几个一齐点头,陈子平笑道:“哪里,若无大家帮手,靠我一个人,休想斩得了这孽畜,所以我说啊,真要论功,当以李伶儿功劳最大。”李伶儿急忙双手抱拳,叫道:“啊呀不敢。”他拖着唱腔,十分滑几,众人心中愉快,一齐大笑。臭铜钱叫道:“即有了火灵丹,咱们这就去玉真子那里吧,这么多年未见梅娘,我可真是等不及了呢。”“慢着。”铁流儿忽地一扬手,两眼去陈子平几个脸上扫来扫去,叫道:“有一件事不知你们想过没有,这一次梅娘得保清白,玉真子立功最伟,如果她醒来,就此宣布要嫁给玉真子,则又如何?”陈子平几个顿时都呆住了。他五个都喜欢梅娘,这么些年不惜一切要救梅娘,为的也是心中一份爱慕之情,但如果说千辛万苦救出梅娘,却是为别人做嫁衣裳,谁的心中都不甘愿。但难道就此不救梅娘?几人面面相窥,陈子平猛一顿足,道:“不论如何,总之一定要把梅娘救醒,至于她要嫁给谁,由她自己决定。”“就是这话。”臭铜钱向铁流儿几个脸上一扫,叫道:“走。”几人纵身而起。雪槐在二柱子袋中暗暗点头:“这几人虽各有怪僻,却都是真性真情之人。”约半个时辰,到了一座山中,在一座巨大的坟墓处收术落下,雪槐心中嘀咕:“难道这玉真子竟是住在坟里?”正自疑惑,那坟墓却格格向两边分开,陈子平几个急步进去。竟真的是玉真子居所。玉真子住的这坟墓外表平平无奇,内里却是金碧辉煌,极尽奢华,光坟顶上装饰的奇珍异宝便是数不胜数。雪槐也算是见过场面的了,但看了玉真子如此之富,也自点头暗叹。坟中一个玉台,上面一座玉棺,玉棺旁边一个男子盘膝闭目而坐,这男子高冠古服,面如古玉,可说得上是美男子,雪槐一见这男子之面,便暗暗点头,想:“这男子必是玉真子了,怪不得铁流儿几个担心,若论相貌,玉真子确是远在他几个之上。”玉真子见陈子平几个进来,微微睁眼,却不站起来,两眼无神,一脸真气衰弱之相。陈子平急道:“玉真兄,我们已取得火灵丹,却不知如何用法。”说着取出玉匣子打开。玉真子一见火灵丹,眼光一亮,急伸手道:“给我。”接过火灵丹,一张嘴,竟将火灵丹吞了下去。那火灵丹粗如大海碗,照理说人嘴是无论如何吞不下,但玉真子这一张嘴,竟是出奇的大,真可以用血盆大口来形容,雪槐看得暗暗凝眉:“这家伙不是人,却不知是什么东西得道后借人身成形。”玉真子吞了火灵丹,盘坐一会,蓦地里长身而起,纵声大笑,状极欢快。陈子平几个看了他这样子,也自高兴,陈子平道:“玉真兄看来伤势全愈了。”玉真子点头,道:“是,多谢诸位费力找来火灵丹。”说着向陈子平几个脸上一扫,又是一阵大笑。臭铜钱急道:“玉真兄即全愈了,那便请开启玉棺,要不要我们助力?”“不必。”玉真大笑摇头,转身向着玉棺,双手抱腹,口一张,一股青气射出,如线一般围着玉棺连绕几圈,猛地里大喝一声,那玉棺竟寸寸碎裂,化为粉未,玉真子同时间长袖一拂,玉粉飞扬,整个坟墓里刹时间玉蒙蒙一片,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闭眼。不需要闭眼的只有雪槐,他天眼看得清楚,但见玉粉中现出一个丽人,躺在玉台上,肌如玉,衣如雪,确是一个绝色的美人,自然便是陈子平几个日思夜想的梅娘。玉棺一碎,梅娘立时睁开眼来,急叫:“五位哥哥小心。”而就在她的叫声中,玉真子双手齐扬,六点青光飞出,此时陈子平几个眼不能开,且心中全无防备,如何躲得开青光,一齐中招,身子立时僵立。

,,吉林快3投注网站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Liyang666.com/3s5o0ub6/25549.html
tag:奇光,散人,从,巨岩,边过,外,面的,雪槐,一颗,

发表评论 (111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江西快3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